當前位置: 首頁 > 心靈之窗 > 文苑天地 >

我村的吃水史

發布時間:2019-09-04 10:38:42  來源: 平陰縣安城鎮殘聯 劉霞 瀏覽量:0
    我出生在一個十分偏僻的小山村,小村只有十幾戶人家五六十口人。
    在我出生以前的很多年里,我們村家家戶戶用水都要到七八里外的半邊井村去挑。一聽這地名,你大概就猜到我們那一帶缺水到什么程度。(“半邊井”村之所以叫半邊井,是因為周圍的好幾個村子里都挖不出水井來,只有這個村地勢低洼有水源,所以周圍幾個村子就和這個村共同挖出了一個水井,這口井就成了周圍這幾個村的公共水井,這個村也就只擁有了半口井的使用權。)。
    解放初期,13歲的父親上高(級)小(學)了,家里吃水的重任就落在父親肩上,因為高(級)小(學)就坐落在半邊井村,父親上學來回挑水兩不耽誤。當時,爺爺還說,要是上學不挑水就別上學,那么大的人了不能再吃閑飯。
    父親為了能夠繼續讀書只好服從爺爺的安排。每天早晨,父親是手提書包肩挑水罐(那時鄉下還沒有鐵皮水桶,挑水用的都是由紅膠泥燒制而成的瓦罐,靠近罐口的地方捏一個長嘴,罐口兩邊各留一個“耳鼻”,用來拴提系)一路翻山越嶺趕往學校。晚上放學回來時,就沒那么輕松了,一路小心翼翼,即使中途休息也要找個平坦的地方輕輕的把水擔放下,生怕有個閃失。盡管父親時時處處小心,但還是免不了有“摔罐”的時候。那年冬天,又冷又餓的父親,好不容易把水挑到大門口了,上臺階時一個“軟腿”,前邊的水罐碰到了石階上,頓時罐碎水撒,肩上的扁擔也因瞬間失去平衡而滑落,頃刻間,兩個水罐變成了瓦礫,眼看挑到家的水順著臺階淌了一地。爺爺奶奶聽到大門口的動靜不約而同的往外趕,爺爺一看兩個水罐碎了,一個巴掌打過去:“晚上別吃飯了,啥時攢出罐子錢來,啥時去上學!”父親即委屈又懊惱。奶奶一邊勸慰著父親,一邊踮著小腳收拾殘局:“光知道打孩子,你去年挑水時不也碎了倆罐子嗎!”
——至今,父親一提起這件事來,還恍若昨日。
    “三年自然災害”時,半邊井的水也不那么豐沛了,經常發生因用水而打架的事。我們村的老族長把村里的壯勞力召集起來開會說:“咱們一定要挖一眼屬于自己的井,一年挖不出來,就兩年,兩年挖不出來就三年,就不信咱老祖宗安家的地方沒有水。”就這樣,全村人連續奮戰了三個冬天,終于在挖出了三眼干井之后,在村子后邊的山坳里挖出了一眼有水的井。其井深近三十米,位于一段頁巖層的最下方,為防止坍塌又用石頭把井壁砌了起來。
    這口井出水量很小,只在井底的一塊大石縫里有一股涓涓細流。夏天還好,雨水多,泉水也旺,每天的出水量能一下子打滿水桶,隨著秋季的到來,出水量就一天不如一天了,進了十月份基本上就看到井底了。基于這種情況,掏井時特意把井底的一側挖低,這樣泉水就在井底形成一個小水洼。水多的時候可以用水桶直接打,如果打不滿,再用水斗子(由兩張鐵皮制作而成,類似于開口的貝殼形狀)打;水少的時候,就只能用水斗子打了,有時三五斗子能灌滿一桶,有時十斗八斗不一定灌滿,只看你打水時的運氣了;有時,井里的水實在少,又急著用,就把小孩子用井繩拴上腰續到井底,再把水桶和舀子或斗子續到井底,小孩子便一點一點的把那渾水湯往水桶里刮,水桶滿了,大人先把水桶提上來,再把井繩沉下去,讓小孩子自己拴上腰,再把小孩子拔上來。每每這時,井臺上的大人總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把繩子拴牢固。我和弟弟們都曾先后被父母續到過井底,母親說,我第一次下井底的時候只有三歲。也有大人自己攀著井壁的石縫下到井底刮水的,由于井壁縫隙小又濕滑難踩,一不小心就會掉下井底,為此摔傷的事時有發生。
    我爺爺就因此摔斷過腿,在床上躺了大半年。
    那時,為取水方便,家家戶戶都制作了水斗子,長井繩(井太深,在買來的井繩上再續加一根長繩)。尤其是冬春兩季,泉流更為細小,為了吃水,有起五更睡半夜的,有派小孩子去等著的,我和弟弟們為了家里吃水都輪流去過井上等水。周末的時候,井邊上會聚集好幾個一邊等水一邊寫作業的小孩子。上小學時,我的作業基本上都是在井邊寫完的。大冬天里,在屋里還冷呢,何況在井臺上,為了等水,常常凍得腳發麻,手發癟,寫出的字歪歪扭扭,橫不平豎不直,那也得咬牙堅持,直到約莫著井底的水差不多能灌滿兩個水桶了,就趕緊風一樣的往家跑著去叫大人來打水。
    那時,村上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無論誰去打水都有個先來后到,不管等水的是大人還是孩子,都不會“先下手為強”。
    ——不管怎樣,村里總算有了自己的水井,總算每天不用跑那么遠的路去挑水了。
九十年代初,因我村是貧困村,縣領導十分關注我村的吃水情況,水利局的同志也多次到我村去實地勘察。經過再三勘測,終于在我村東山腳下找到了水源,盡管水源離地面較深,當時的測算有80米。由于地下巖石堅硬,整個機井打了好幾個月。當地下水順著機器管道來到地面時,全村沸騰了!機井竣工的那天,我村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比過年還熱鬧,家家戶戶大人孩子齊出動,挑擔的、端盆的、拿鋁鍋的,一個個樂此不疲,一趟趟往家里打水,生怕沒有了似的。那些飽嘗吃水艱難之苦的老人們,手持拐杖站在機井邊老淚縱橫。
    ——幾輩子人吃水難的問題終于解決了!
    轉眼到了二十一世紀,我村的扶貧項目再次上了一個新臺階,縣里要給我村家家戶戶安裝自來水管。因我村居住地勢較高,機井位置低,為了讓各家的自來水管順利通水,經過測算,又在全村的最高點砌了一個大的蓄水池,自來水由蓄水池引出,全村各家的自來水管就都能出水了。自來水管安好了,放水的那天,老父親一直守在水管龍頭旁邊,當水龍頭里汩汩出水的一剎那,老父親淚光閃爍,表情凝重,聲音哽咽:“你爺爺要是活到現在該多好啊!”是啊,我爺爺要是泉下有知,也該欣喜若狂了!老父親再也不會因摔碎水罐而挨爺爺的巴掌了。
    ——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山村,終于也像城里人一樣吃水不出門,戶戶自來水了。
    如今,老父親已八十有二,我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每當回家看望父母,能夠在自來水管前幫母親洗洗涮涮,澆菜、澆花,我都會不自覺的回想起小時候在漆黑的井底一口口的刮水的情景;想起母親為把渾水湯變成清水而往里面撒鹽后做成的難喝的玉米粥。短短幾十年的光景,不由得讓我感嘆生活的日新月異,時代的今非昔比。
    如今,我的老家,玫瑰苗木成片,有機果樹滿山,層層梯田安裝了微灌,窮山溝搖身變成了生態園。每到春天,采花的、買苗的三五成群;一到秋季,收山貨的、摘果子的遍布山野。山坳里的老水井,還引來城里人的參觀與考證。
    ——曾經的滄桑與當下的美景相互映襯,構成我們村一道亮麗的風景。

玛雅宝藏电子游戏 河北新快3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20180730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网址是多少 体彩排列五计算器 有没有不投资就能赚钱的项目 gif制作赚钱吗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形态走势图 十三水福清玩法 新疆25选7最近开奖结果查询 王者荣耀新英雄 云南时时彩奖项规则 五子棋在线 南粤36选7走势图100 快乐10分胆拖计算 e球彩总进球数技巧 国际股票指数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