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領導講話 >

國家治理現代化與殘疾人精準服務

發布時間:2019-11-06 16:06:03  來源: 濟南市殘聯黨組書記、理事長孫君濤 瀏覽量:0
國家治理現代化與殘疾人精準服務
--學習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
(2019年11月6日)
 
    推動國家進步和發展的有兩種力量:一種是發展的力量,一種是治理的力量。前者靠競爭、靠活力,后者靠制度、靠約束。
    謀求長治久安和可持續發展,是任何國家治理所追求的目標。一個國家要建設和發展,首先需要有明確的方向和合理的目標,然后通過持之以恒的努力,去實現自己的目標。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在國家治理現代化建設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議》吹響了國家治理現代化的號角:到我們黨成立100年時(2021年),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顯成效;到2035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到新中國成立100年時(2049年),全面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鞏固、優越性充分體現。三步走目標明確,路徑清晰,只要扎扎實實一步一個腳印抓下去,現代化目標一定能夠實現。殘疾人事業作為國家現代化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何適應時代、順勢而為?作為殘疾人工作者,如何學習領會、弄通做實四中全會精神,提振信心、保持定力,在國家治理現代化建設過程中,促進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本文試圖從國家治理現代化與殘疾人精準服務這一視角,來學習、探討,促進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
    一、如何理解國家治理現代化?
    先明確幾個概念。①治理。治理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靈魂。治理不是統治、管理、支配或壟斷,而是平等、合作、協商和自愿。我國目前的國家治理具有這樣的幾個特點:一是治理主體更加集中,這主要體現在黨和政府的頂層設計上;二是治理范圍更加廣泛,包括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監督等多個領域以及基層、地方、區域、全國乃至全球等多個層次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三是治理向度更加垂直,這主要體現在強調頂層設計和各級貫徹落實要上下互動。②制度。制度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支撐。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一個國家制度和制度執行能力的集中體現”。四中全會公報強調了十三個方面的制度設計。③協同。協同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保障。有了好的國家治理體系才能提高治理能力,提高國家治理能力才能充分發揮國家治理體系的效能。說到家,就是一個提高制度執行能力的問題。
    如何建立一個繁榮昌盛、長治久安的全新的社會主義國家,是數百年來無數仁人志士矢志不渝的理想和目標。
    首先,國家治理現代化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必然要求。新中國成立初期,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社會主義建設開始起步,主要是學習借鑒蘇聯經驗,后來又立志走一條中國式的社會主義道路。改革開放后,國家治理才全面鋪開,這主要體現在鄧小平對制度建設的重視(早在1992年,鄧小平就預估:恐怕再有30年的時間,我們才會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江澤民對政黨治理的關注、胡錦濤對社會管理的倡導。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堅持把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這一重要論斷的提出,標志著黨和國家治國理政理念和模式的歷史性飛躍,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標志性成果,也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理論創新。
    其次,國家治理現代化是我國現代化總進程的應有之義。毛澤東1945年就提及工業和農業的現代化,1964年人大一次會議上,周恩來又提出農業、工業、國防和科學技術四個現代化,直至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習近平總書記創新性地提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極大地豐富了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內涵。
    其三,國家治理現代化是現代國家建構的內在邏輯。從傳統“管理”到現代化“治理”的跨越,是治國理政的嶄新模式,也是權力配置和行為方式的一種深刻轉變。這標志著倡導良性互動、合作雙贏、民主協商的現代國家建構的宏偉目標正式確立,也標志著強調多元主體、水平運行、網絡治理的新型治理模式的偉大藍圖日趨成熟。
    二、殘疾人精準服務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應有之義
    國家現代化關鍵是人的現代化,有著實現人“自由全面發展”的重要內涵。2017年1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說:“要建立健全大數據輔助科學決策和社會治理的機制,推動政府管理和社會治理模式創新,實現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從社會主義管理到社會治理、從“一元管理”到“多元管理”、從“單位人”到“社會人”,社會治理格局發生了天翻地覆地變化。
    推動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是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應有之義,而殘疾人精準服務則是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的主要內容。從字面意義上來看,“精準”是指“精確、準確,時間感官中精準、空間位置上準確”。應用到服務領域,“精準”就應當表現為“服務人群精準、服務方式準確、服務效果精準”。作為特殊困難群體的殘疾人,7大殘疾類別四級殘疾程度,情況千差萬別,服務內容、服務方式更是多元化。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首次作出“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的重要指示,提出扶貧的精準性體現在扶貧對象。項目安排、資金使用、措施到戶、因村派人、脫貧成效六個精準上,“精準性”貫穿于扶貧全過程。同樣,殘疾人的精準服務更應如此。
    比如,殘疾人就業是殘疾人的基本權利,不僅關系到他們的基本生活,還關系他們能否過上更有尊嚴、更有價值、更加美好的生活。這些年來,從集中安置、個體擇業到多渠道多層次穩定就業并融入廣闊社會的新時代。但殘疾人就業率低、就業層次低、收入水平低、就業穩定性差的總體形勢并沒有徹底改變,與經濟社會發展和殘疾人對美好生活期待需求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怎樣應對挑戰?殘疾人就業服務是提高就業質量的關鍵,增強服務的精準性和有針性、提升供給效率是新時代的必然要求。尤其是在經濟新常態、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亟待轉換殘疾人就業增長的發展動力,減少單純依靠增加財政投入促進增長的方式,通過提高服務的精準性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努力建成精準需求--精準培訓--精準就業這樣一個“閉合式”服務鏈,并作為一個制度體系確定下來,就是在試圖回答這個問題。
    三、目前我市殘疾人精準服務的現狀
    經過30年努力,我市殘疾人事業從福利救濟型已經發展到社會保障型,并且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巨大成就,社會保障政策制度框架基本健全,殘疾人的基本生活權益得到了有效保障,但這些保障還是基本的、低水平的、不全面的、不平衡的。分析歸納目前我市針對殘疾人精準服務,具體表現為五大特征:
    一是基本服務型。如政府為重度殘疾人代繳的醫保費用,是最低標準的。其他殘疾人還沒完全享受到。這種服務形式重點突出了物質保障和醫療保障,其特點是兜底線、保基本,主要目的在于解決廣大殘疾人的基本生活權益,維持最低限度的保障,滿足殘疾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展望未來幾年,適應殘疾人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惠殘政策將在實現從保障基本到改善民生新跨越方面狠下功夫。
    二是維持服務型。目前我們的服務水平還停留在以物質救助、現金給付等為主,殘疾人精準服務水平不足。如“兩項補貼”發放,錢打在銀行賬戶上,卻因殘疾人行動不便難以到銀行取錢;即使有人幫助將錢取出,也難以換成生活所需的柴米油鹽;即使有了柴米油鹽,也難以做成可口的飯菜。目前看殘疾人缺乏的不是錢物,而是一對一地精準服務,包括衣食住行服務、文化娛樂服務和精神慰籍服務等積極的精準服務介入。目前,我們實現的精準康復服務和托養照料服務剛剛起步,也是低水平的、很不規范的,缺乏制度規范。
    三是生存服務型。現行的殘疾人服務保障是一種基本的生存型的,明顯的缺少對發展權利的服務和殘疾人潛能開發的制度激勵,忽略了對殘疾人的人文關懷、品質提升、社會融入等方面發展權力的考量。今后,“促進殘疾人全面發展”將逐步替代“保障基本生活”,這將是殘疾人精準服務的目的和宗旨,也符合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要求。
    四是被動服務型。如精神病人免費吃藥,這就有著比較明顯的政策取向和社會維穩目的。過去貧困現象比較普遍,殘疾人生活狀況更加堪憂。如果不優先考慮這個特殊群體的生計,既有違人道主義精神,也有礙國際觀瞻,同時也難以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因此國家1990年出臺的《殘疾人保障法》因勢而生,搭建了殘疾人和社會保障的基本制度框架。但客觀地說,它的出臺是被動的。
    五是不平衡,不充分的服務。在我市區和縣之間、區和區之間、輕度和重度之間、殘疾人與健全人之間,收入的差距、服務的差距、公共服務的差距是存在明顯差距的,如殘疾人收入不及健全人的一半,因身體原因走不出家門,享受不到公共服務等。要打破這種不平衡、不充分、不公平,推進殘疾人服務保障制度健全完善,使命光榮,責任重大,任重道遠。
    四、殘疾人精準服務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必然要求
相比西歐美國等一些國家,我國殘疾人服務起步比較晚,在服務理念、服務模式以及服務實踐方面與西方的社會服務還存在較大的差異。并且政策盲點也比較多,殘疾人服務的需求與供給之間“碎片化”現象比較普遍。但在國家治理現代化大背景下,這些殘疾人精準服務所遇到的困難和瓶頸將會逐步得到較好的解決。
    首先,殘疾人精準服務符合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總體要求。早在2006年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首次提出社會服務這一概念,明確要求增強社會功能,構建服務型政府。社會服務是公共服務的重要內容,是社會治理的“半壁江山”,也是服務型政府的重要體現。殘疾人是平等公民權利的參與者,是國家公共服務的享有者,構建國家現代基本社會服務制度,必須大力發展殘疾人社會公共服務,社會公共服務必然盡最大努力體現殘疾人精準服務。
    其次,殘疾人精準服務符合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向往和需求,必然要求發展社會服務,不斷提高基本社會服務的供給水平,這也是經濟發展達到一定水平后,社會公眾對服務需求增長的普遍規律。特別是隨著人口老齡化和家庭小型化等趨勢的逐步加深,人們對社會服務的需求將更加旺盛,社會服務將成為保障、改善民生和創新社會治理的發展重點,成為建設美好社會的核心內容。同時,新時代也是中國特色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與新時代高質量殘疾人事業相比,當前殘疾人精準服務是最大的短板,但也是適應社會主要矛盾轉變,推動中國特色殘疾人事業高質量發展的最好最大的突破口。因此說,殘疾人精準服務時代呼之欲出。
    再次,殘疾人精準服務符合廣大殘疾人的個人愿望。當前殘疾人需求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也有著熱切的期盼。這種特殊群體的需求早已突破了對基本生存權利的保障,明顯地日益上升為一種對個體的尊重,以及對社會融入、精神倫理乃至人的全面發展的一種全方位追求。這種高層次的發展需求僅僅依靠傳統的、一般的殘疾人服務是完全無法實現的,必須建立、健全基本社會服務制度。前面說過,殘疾人最缺的不是物質、不是金錢,而是各種服務和關愛。他們往往有米吃不上、有錢買不了服務,甚至有話無處可說,而就我市而言,殘疾人精準服務嚴重短缺,精準康復服務等剛剛起步,更缺乏制度方面的制定和規范。因此發展精準服務是廣大殘疾人的美好愿望和殷切期盼。
    五、積極構建現代化殘疾人精準服務體系和制度
    我們思考未來殘疾人精準服務的發展模式,既要積極圍繞廣大殘疾人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高屋建瓴、著眼長遠;更要立足市情,著眼經濟社會發展現狀,不吊胃口,不走老路,努力構建國家治理現代化背景下的殘疾人精準服務體系和制度。
確立什么樣的精準服務模式,關鍵在于精準服務的目標定位。這個目標定位主要涉及三個問題:①如何精準定位最需要服務的殘疾人?②采取什么措施,將有限的服務資源精準定位于最需要服務的人身上?③誰來完成這個服務,將服務資源精準輸送到最需要服務的人身上。
    基于上述三點考慮,殘疾人精準服務必須立足于現有基點,選擇一條服務對象由少到多、服務內容由點及面、服務質量由低到高逐步擴展的發展路徑。必須始終以殘疾人的最根本利益為出發點和落腳點,秉承公共性、基礎性、時效性和均等化等服務屬性,堅持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等基本原則逐步構建起精準服務一體化、服務主體多元化、服務形式多樣化、服務模式本土化、服務隊伍專業化的具有濟南特色的殘疾人社會服務體系及其制度。
    第一,樹立精準服務理念
    理念是行為的先導,構建殘疾人服務體系必須從樹立精準服務理念開始。一是牢固樹立以人為本、服務為先的理念。堅持以殘疾人為本,強化服務型殘聯組織理念,最大限度地推動公共服務部門全方位、系統性的服務理念改革,推動殘疾人工作者實現由管理者向服務者的角色意識轉變,力求做到“向殘疾人致敬,為殘疾人服務,請殘疾人評判,讓殘疾人滿意”。
    二是樹立均等化理念。公平正義,重視殘疾人群體,補足服務短板,促進城鄉、區域、不同等級殘疾人之間殘疾人精準服務均等化,努力實現服務惠及每一個殘疾人公民。
    三是樹立精準便捷理念。改變粗放式管理思維,精準定位,精準施策,不斷提升精準服務的便捷性和有效性。
    四是樹立共建共享理念,合理引導殘疾人的社會預期。
    五是樹立制度化、市場化、專業化理念。促進殘疾人精準服務由人治的隨意性、零碎性服務向長期機制轉型,由行政單一化向市場化、多元化轉型,由業務關照式服務向程序化、專業化、標準化服務轉型。
    第二,夯實精準服務內容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推動殘疾人共享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成果,促進殘疾人全面發展和共同富裕。”這為殘疾人精準服務指明了前提方向。一方面,制度是一種綜合性服務,具有剛性、規范性和不可逆性的特點。我們必須轉變對殘疾人同情、憐憫、被動消極的服務理念,構建一系列科學、規范的殘疾人精準服務制度。另一方面,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殘疾人的各種需求層次也在發生變化,傳統的服務保障已經無法滿足他們對于社會服務的發展需求。這就要求我們在提升生活質量的同時,針對殘疾人發展的各個需求層次來設計各種各類精準服務制度。比如,逐步健全和完善殘疾人的精準康復服務、培訓就業服務、家庭無障礙改造服務以及高質量、高品質的精神文化乃至政治參與服務,等等。
    第三,擴展精準服務主體
    殘疾人精準服務領域寬泛、對象眾多、形式多樣,必須以政府為主導,積極引導社會公益組織與市場有序參與,推動殘疾人精準服務主體多元化。
    ①殘聯組織的職責主要在于力推政府制定各種精準服務政策、及時供給各種基本服務,同時監管服務市場、規范服務行為。就全國而言,在這個方面做的很不夠,國家層面還缺乏殘疾人精準服務的發展戰略和基本目標。
    ②考慮到老齡現象日漸凸顯,殘疾人精準服務應與老齡化社會相適應,與養老精準服務相契合。
    ③我市社會助殘力量無論優勢還是潛力都很明顯,要積極努力動員社會力量,積聚社會資本,整合社會資源,引導廣大志愿者和社會工作者隊伍參與殘疾人的精準服務,提供政府和市場提供不了或提供不好的個體化的精準服務,更好地滿足殘疾人多元化個性化需求。
    ④市場是殘疾人社會服務的活力所在,通過市場競爭形成良好的優勝劣汰的服務機制,形成多元參與的良性競爭格局,不斷提升殘疾人精準服務的質量和效率。
    ⑤借鑒“陽光大姐”家政服務品牌效應,大力扶持發展殘疾人家庭服務,與有關部門一道把正在實施的重度殘疾人居家照料服務做好做實。
    第四,轉變精準服務導向
    堅持以需求為導向,就是要從殘疾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和社會發展需求兩個方面出發,堅持服務為了殘疾人、服務依靠殘疾人、服務由殘疾人共享。針對當前我市殘疾人基本生活服務供給不足的實際情況:
    首先,以政府救助、精準康復服務、精準日間照料、精準培訓就業服務等為主體,積極構建圍繞我市殘疾人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為主的精準服務網絡。
    其次,在此基礎上,逐步發展精準教育服務、精準文化服務等,推動殘疾人由生存型向社會發展型轉變。
    再次,尊重殘疾人對相關精準服務的知情權、參與權,設計合理的制度安排,積極引導殘疾人從“服務客體”轉變為“服務權益主體”,逐步消除殘疾人對于精準服務的無奈感、被動感。另外,不同殘疾個體的需求因年齡、殘疾類別、殘疾程度等不同而各異,應因人、因時、因地制宜,實施有針對性的個性化精準服務。
    學懂弄做實四中全會精神是我們的一項重大政治任務,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是學習領會、貫徹落實的重中之重。今天,只是結合殘疾人精準服務的實際,交流了精準服務制度建設的可能性、必要性和可行性,下步還要就如何提升制度執行力的問題,與同志們一起探討
玛雅宝藏电子游戏 新疆25选7开奖号码 朋友圈做任务赚钱 天津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山西麻将天星棋牌免费下载 胜平负计算 20选5兑奖方法 2017天谕生活技能哪个赚钱 2011开奖全年记录开奖结果 双色球2018134期 世界飞镖比赛规则 免费麻将下载 yy实名认证后可以赚钱吗 新疆18选7开奖查询 3d试机号开机号今天晚上 好运彩3直播 五分时时彩网页计划